關於部落格
  • 73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黃石的孩子》:1937年的愛情

 

《黃石的孩子》:1937年的愛情 (2008-04-07 17:33:06)

 

    當喬治·何克手心流出血絲的時候,他和麗·皮爾森的歡樂時光離結束已經不遠了。沒有死在日本人的炮火之下,反而在勝利的前夕倒下了,這樣的結局很符合戰爭的殘酷,不然就可以改名叫《勝利大逃亡》了。

 

    葉聖陶先生的孫子葉兆言曾經寫過一本小說,《1937年的愛情》。留學歸來的丁問漁在故都南京的大學里做教授,平日里行為怪誕的他在一次聚會上看上了即將結婚的千金小姐雨媛。所有人都認為他在白日做夢,但他鍥而不舍每日一封情書,終于贏得了愛情。日本人攻城了,丁問漁在江邊尋找雨媛的時候被子彈擊中,一頭栽進揚子江。炮火把在青天白日下所有的希望摧毀得一干二淨。

 

    葉兆言在後記里表示,原本他是要寫一部紀實性小說的,但面對整理出的大量翔實史料卻無從下筆,到最後寫出來的卻是幾個人的恩怨糾葛。

 

    書本里的歷史從來都是阿拉伯數字和方塊漢字的生硬組合,冷靜地沒有一絲感情,不管是葉兆言的小說還是導演羅傑·斯波蒂伍德的電影《黃石的孩子》,都是注解歷史的另外一條捷徑。他們都沒有把大部分的筆墨放在戰爭場面的描寫上,而是直接把視角對准了戰爭中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危險環境下的感情往往更銘心刻骨,何克被陳漢生從南京救回,皮爾森在幫他治好傷之後,送他去了湖北黃石的一家孤兒院。原本懷揣記者夢想的何克逐漸改變了自己的目標,為了讓這60個孩子生存下去,何克想盡了辦法。他拉起了籃球架,種起了菜地,修好了發電機,生活開始慢慢好了起來。

 

    和葉兆言筆下的丁問漁相比,何克顯然更加靠譜,孩子們開始和他相依為命,楊紫瓊扮演的女商人也對她一見傾情,甚至不惜以自己為交換條件救他出牢房,美麗的皮爾森也和他走得越來越進。和一心助人的何克相比,皮爾森一直對感情很抗拒,因為對未來沒有信心,他和陳漢生之前的戀情也無疾而終,平日里救死扶傷的她卻無法把自己從絕望中拉出去,甚至要用毒品來抵抗無助,這一切直到何克的出現才得以改變。 

 

    何克和陳漢生在“長徵”路上曾經有過一段談話,陳漢生告誡何克,不要給皮爾森以希望。但戰爭卻把何克與皮爾森越拉越近,皮爾森緊閉的心也慢慢打開,兩個身在異國他鄉的人開始碰撞出火花,何克在給孩子們帶來歡樂的同時,也把皮爾森從絕望的陰霾中拉了出來。

 

    在他們一行人到達蘭州之後,州長許諾用卡車送他們去目的地,前途開始光明了起來,何克和皮爾森也終于“修成了正果”。

 

    好景不常在,好花開不長。西北沙漠的惡劣天氣讓何克倒在了光明來臨的最後一刻,在何克艱難地對皮爾森說“我非常幸運”的時候,我仿佛又讀到了葉兆言小說的最後一頁,一顆子彈呼嘯而來,丁問漁被纔入冰冷的長江,身後留下的是美好的故都南京。小說嘎然而止,但電影卻給了觀眾一個美好的結局:皮爾森和孩子們默默守護著何克。遠處的天空,晴空萬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