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猛海“鮮”小宋佳

 

生猛海“鮮”小宋佳 (2008-07-24 02:22:03)

[《闖關東》里的“鮮兒”]

    

     昨天下午在《鳳凰非常道》採訪小宋佳。只用一個字就可以形容採訪的全部感覺:脆!

     緊挨著小宋佳之前的一期《非常道》採訪,就是那位“台灣第一美女蕭薔”。採訪蕭薔,乃是我眾多採訪當中,相當郁悶的一次。採訪者、被採訪者,兩人對面坐一個半小時,基本等于什麼沒說。所以我憋了許久,還是用博客發泄了一下對那次採訪的郁悶。

     緊跟著下來,就是昨天採訪小宋佳。說實在的,因為前邊有蕭“美女”這碗酒墊底,所以在採訪小宋佳之前,都有點心有余悸直犯含糊。因為害怕又互相寒暄、客套、閒扯太耽誤時間,因此我在採訪之前,還專門刪除了十幾個問題。

可誰知道採訪小宋佳從一開始,整個感覺就跟採訪蕭薔完全翻了個底朝天!

小宋佳不但熱情真誠而且還快人快語,一點都不帶藏著掖著的。我以前的採訪,一般情況都是被採訪者隨著我的提問節奏走。可昨天真是碰見猛的了,不到十分鍾,基本就是小宋佳的節奏在帶著我走了。我作採訪的時間和經驗,已有十多年歷史,即使在當今眾多記者之中,我也屬于老奸巨滑一級的了。可就算我已見識過那麼多被採訪的形形色色人等,仍然十回八回當中,也很少能趕上真象小宋佳這麼難得的被採訪者了。

果然不愧是哈爾濱長大的黑龍江姑娘,就是又爽又脆!再套用她演《闖關東》里邊那角色的名字,真是個“鮮兒”!

我之前所以說,我採訪有點挑人、也發蒻遇到象蕭薔這樣接受採訪就象背課文、全副武裝到牙齒的人,還真不是害怕我自己丟人,已經說過了,天下哪真有幾個人知道我是賣什麼的呀?假如真就把一次採訪當成是現場兩個人在說相聲,關鍵是現在的觀眾口味都多麼的刁鑽、長年看電視的人一個一個的眼光都賊精賊精的,人家真上節目並不一定能怎麼怎麼樣,可是現在的人看節目、看採訪,恨不得都能瞧進你骨頭縫里藏著什麼呢!可能只傻你一秒然後緩過來就能聰明你一年!所以最好在電視上、在網絡視頻上,千萬別太裝丫挺的,愣要裝也可以,但早晚肯定會在看客的眼睛里最後穿了大幫。現在網上都能“人肉搜索”了,將來還保不齊哪一天,就能“扒骨逮捕”了呢!

為什麼現在的節目主持人一會兒就過去一撥?為什麼誰誰的迅速就成了看客眼角余光之外的“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就因為有的節目主持人總以為自己能打下江山就可以牢固坐一輩子了,殊不知,現在的電視和網絡看客,不到半年之內,欣賞口味和要求,就能變得讓人匪夷所思。誰也別以為自己坐在電視上就代表了一種權威性。呸!真正的權威性是捏在看客手里的遙控器,而不是你坐在屏幕上就可以任意牛逼自己了。真正的節目主持壽命,按一個人一輩子說,都只能論小時計算。別看有人天天在電視上泡節目,真該不該吃這碗飯,那都是上帝定的。而不是泡時間長了,就真能混個臉熟的。

之前我完全不認識小宋佳本人,僅僅看過她在《闖關東》里演得那個“鮮兒”,當時感覺相當不錯,表演不但內心很有熱情還非常鮮活,而且張弛的節奏相當好。因此留下了不錯的印象。但即使看過戲了對她的脾氣秉性有了一點點感性准備,可真正面對面採訪她,還是大大出乎我之前的所料。也許是因為之前她真沒怎麼吃過什麼虧,所以她接受採訪時,不是躲閃、回避、繞圈子、打太極,而是迎著所有提問和談話機鋒往上沖,幾個交談回合下來,盡管我心里本來也留著幾個挺刁難她的問題,但人家根本不蒻更不假裝,她以她的真實和精明,雖然年紀輕輕的,但當場就把整個採訪節奏基本全給覆蓋住了。

比如我問她演《赤壁》,跟大牌導演、明星合作,心里什麼感覺?如果換上另外的表演新人,明明心里是害怕大牌的,可接受採訪時也會裝得特別文靜穩重以保持身份,可小宋佳干脆就直說了:我根本什麼都不是,所以能跟他們合作,我就知足我就覺得天上掉了餡餅。再問第一次參加戛納電影節是啥感覺?她簡直高興得就象村妮第一次進城,沒見過就說沒見過,覺得自己土就是覺得自己土,不像更多女星,明明沒見過世面,說話時也要裝著見過點世面了。

光這一點,小宋佳就很難得:不拿著、不自己背著抱著自己〞〞讓自己活得溜溜特累。

現在的電視、網絡看客盡管眼光都極其刁鑽,但沒有人心里真會喜歡假裝而討厭真實的。

因此真碰上了象小宋佳這樣的被採訪對象,我也只能是跟著她的鮮活飽滿勁走了。

就象昨天這樣的採訪,才真是高質量的採訪,不光我個人是這樣感覺,連天天拍攝明星的攝像們、編導們,都一直忍不住現場就樂出聲來了。所以盡管今天找小宋佳拍炤的人,要遠不如找蕭薔的人多,但我能夠感覺到這孩子將來的表演後勁,趕以後她真碰上什麼戲演紅了,我心里一點都不會感覺到驚奇。因為有過這樣的採訪就跟吸了好煙一般:她可勁真大!

然而,就象小宋佳這樣說話不攔著自己,之後她跟人她與八卦打交道說不准哪一天恐怕就能捅出什麼婁子來。或也許,還可能在她的豪爽之後,更有著她心里把握的分寸和足夠的精明?總感覺,在她的脆、爽之外另還有很內向的一面個性。我長年採訪假裝多少會看幾分相,在她眼圈附近,悄悄藏著幾分晦氣,日後可能會因此摔跟頭。但好在,這小丫頭摔了之後,她完全能自己再站起來。氣質、命相里天生似乎就有了這份擔待。

採訪剛一搭話時,感覺這孩子怎麼誤進了表演這一行,不太象呀?可之後再一想,既然她能這麼生猛海鮮就闖進關東里來了,那麼也自有她後邊該輪著的所有命數。在這個世上,什麼東西都可以是由別人給的,但唯有兩樣:嘴里〞〞向外說什麼;腳步〞〞要往哪邊邁;完全都歸自己控制。

說到底,干表演這一行,可以扮也可以裝也可以藏,但終究能不能真在江湖上立住?其它的功夫全是瞎掰,真正對自己靠得住的,其實就兩個字〞〞

天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